瑞幸活了,陆正耀酸了

瑞幸活了,陆正耀酸了
作者:云磐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瑞幸咖啡即将盈利刺痛了谁的神经?除了已被赶走的创始人陆正耀,不作他选。三季报的数据不仅让不少人意识到瑞幸还活着,而且活的还异常的好。前三季度它收入23.5亿元,同比增长近106%。每月平均客户量从2020年同期的820万增加到今年第三季度的1470万。在大钲资本和愉悦资本控制下的瑞幸整体即将盈利,而且已重新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新瑞幸用过去一年的内斗升级和动荡,向外界传达了一个信号:彻底封杀陆正耀。自信且疯狂的陆正耀不会甘心,陆正耀曾坦言,“我要做成的事情,还没有人能挡得住。”即便是瑞幸涉嫌22亿人民币虚假交易事件曝光后,陆正耀仍坚信自己能够圆满解决,为此他接连使出以退为进、金蝉脱壳等计策。为了阻止调查,陆正耀试图将支持调查造假一事的十年盟友大钲资本黎辉、愉悦资本刘二海踢出局。有投资人透露:“和陆正耀真正走得近的投资人,只有黎辉一个”,不过在利益面前,曾联合打造神州租车、神州优车以及瑞幸三个神州系帝国的“铁三角”正式解散。昔日好友反目成仇,且还掌控着自己创下的事业,心高气傲的陆正耀不会甘心,百般阻挠造假调查。在国内外相关机构展开对瑞幸的调查后,2020年5月19日,瑞幸收到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要求其退市的通知,6月29日,瑞幸宣布进入退市程序,距离2019年5月上市也不过一年时间。上市时股价17美元,退市时缩水90%仅就剩1.38美元,以黎辉、刘二海为首的投资人派显然不能接受这个结果,罢免陆正耀调整董事会和管理层的声音此起彼伏。2020年5月,陆正耀老部下瑞幸CEO钱治亚和COO刘剑波被停职;7月2日,黎辉、刘二海及独董邵孝恒以陆正耀参与造假且不配合调查为由,提出罢免陆正耀,该提议未通过,陆正耀得到喘息的时间。这也使得瑞幸内部陆正耀派和投资人派斗法升级。两派阵营争夺瑞幸董事会控制权的第二场发生7月5日,陆正耀在瑞幸特别股东大会上被正式罢免,提案仍是由陆控制的Haode Investment家族基金提出,黎辉、刘二海、邵孝恒集体出局。调整后的瑞幸董事会成员从陆正耀、郭谨一、吴刚、曹文宝、黎辉、刘二海、邵孝恒和庄伟元,变为郭谨一、曾英、杨杰、吴刚、曹文宝和庄伟元,除了庄伟元,其余四人都被认为是陆系亲信。此时局面仍有利于陆正耀。局势被颠覆出现在一个月后,英属维尔京群岛法院宣判清算陆正耀持有的瑞幸咖啡股份,后者失去对瑞幸的控制权。随后,由黎辉成立的大钲资本成为瑞幸咖啡的大股东,大钲资本再次重组董事会,其提名的董事数量过半,改组后的董事会只有郭谨一、曹文宝、吴刚为陆系亲信。不甘心且控制欲极强的陆正耀本打算通过缓兵之计,同意“亲信”郭谨一接任董事长,达到“垂帘听政”继续控制瑞幸的目的。只是在郭谨一当选瑞幸新任董事长之后,超出了陆正耀的掌控范围。当做到那个位置的时候,郭谨一也有自己的考量。创始人与职业经理人在利益分配、战略思维以及企业事宜上的认知有异议也不是什么稀罕事,陆正耀和郭谨一闹掰也是迟早的事。2020年12月30日,不甘心的陆正耀欲挖角瑞幸总部300多名员工,将其劳务关系转到自己新成立的公司,郭谨一得到消息亲自飞到厦门阻止了“兵变”。“亲信”反水导致了双方正式决裂,这或许也是三天后陆正耀逼宫的导火索。陆正耀联合神州系旧部约20余位中高层人员于今年1月3日发动“政变”,以郭谨一不具领导能力、贪污腐败、任人唯亲致使内部人才流失等罪由,要求罢免郭谨一及重组管理层。通过“逼宫”谋求再次掌管瑞幸事件以陆正耀旧派高管被罢免而告终。经此一役,郭谨一对瑞幸的控制权更加稳固。曾有一位瑞幸老员工这样评价陆正耀和郭谨一,“老陆身上有着一种‘江湖义气’,敢拼敢冒险,掌控欲极强;而郭谨一则内敛,喜欢稳扎稳打,并且与瑞幸的几个大股东维持着很好的关系。”经历野蛮扩张,从死亡线上再次站起来的瑞幸追求的第一目标除了稳不做他想。瑞幸在郭谨一的带领下用营收翻倍和即将扭亏为盈的数据给投资人交出了一份还属不错的成绩单。在此期间,陆正耀并未放弃重回瑞幸的决心。今年9月,他试图借助其他公司入股,实现间接持股瑞幸的声音此起彼伏。有消息称,物美创始人张文中控制下的投资公司,欲从中金、巴克莱和摩根士丹利等陆正耀所质押股份的债权方接洽,计划以“债转股”形式入股瑞幸,物美当时回应,该消息不实;后来又有一家名叫中国光实国际投资有限公司的企业,也曾以陆正耀关联方的名义接触过债权方,想要收购其手中股权。有分析认为,若以上收购成真,每一步都需要得到陆正耀的配合。为了应对市场上的不同声音,瑞幸果断采取措施。10月15日,其发布公告,将实施股权摊薄反收购措施(俗称毒丸计划),换句话说,即如果出现恶意收购现象,瑞幸将大量增发新股,以达到摊薄收购方手里的股权之目的,阻止恶意收购方。这还不算完,12月13日,瑞幸咖啡再发公告,限制部分股东股权转让行为和投票权的特别决议已获98.5%公众股东投票支持。这也意味着,瑞幸通过特别决议与毒丸计划形成了防止陆正耀曲线回归的双保险。纵横商海二十余年,一贯偏好快速融资、烧钱扩张以及价格战等核心玩法,陆正耀用七年的时间将神州租车送上港交所;通过抢占风口及资本运作,于2015年1月上线的专车业务神州优车仅用时500多天,就挂牌新三板。陆正耀曾坦陈,“我从来没有为钱发愁过,只要子弹(资金)在手,弹无虚发。” 据悉,神州租车/优车、瑞幸曾帮助陆正耀在资本市场套现数十亿。再彪悍的资本玩家也免不了有玩脱的一天。瑞幸是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难再融资的神州租车不仅从港交所退市且被迫卖身;唯一还在陆正耀手里的神州优车也已摘牌……一向自信从无失手的陆正耀做梦都未曾料到,自己苦心经营二十多年的神州系版图用时不过两年已然坍塌,如今其也只剩下不甘心。陆正耀今年已3次被列为执行人,强制执行标的达35亿人民币。已经52岁的他似乎仍想要在新事业趣小面(后改名趣巴渝,涉足火锅生意)上证实他的资本玩法仍旧可行,或许他更希望的是打造餐饮界的另一个瑞幸,只是财务造假污点连累其新事业融资艰难,面馆的发展并不顺利。*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推荐文章